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城杜铁林书屋

快乐的生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廊坊市作家协会、廊坊市诗词学会、河北省诗词协会、中华诗词学会、世界华文作家联合会会员。世界汉诗协会网络分会常务理事,大城县诗词学会副会长·。大城县书画研究会、书法协会会员。是华夏诗词论坛、唯美诗歌论坛、中华诗词论坛、大中华诗词论坛、中华古韵论坛、华美诗赋联网论坛、青青子衿诗苑版主。老年更喜欢诗歌文学写作,百余首作品曾被诗集和文学刊物所刊出发表。许多诗歌被央视网,新华网、百度、腾讯、新浪、网易、搜狗等网站在网络推出。

【转载】奥运乒乓(李晓霞、丁宁)  

2012-08-03 10:07:38|  分类: 杂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281,北京时间2330分,奥运会女乒单打决赛落下帷幕,胜者和负者,均流下了热泪,但汩汩热泪的内涵,却相差天地。

作为一名乒乓爱好者,对于昨日的球赛,总感觉不是味道,银牌,浸透了无限委屈;金牌,绝非名至实归,甚至,还有那么一点点不光彩。总之,原本一场顶级精彩赛事,就这样被扭曲了,扭曲得无限委屈,但又无可奈何。

焦点在于,丁宁的发球,究竟是否违规?

说句实话,我作为一名最最普通的业余乒乓球手,也绝不会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,何况是丁宁这样的世界级选手。我特别关注了丁宁被罚的发球,可以负责任地说,按照乒乓国际赛事规则,她的发球绝对没有违规,充其量,接近于违规的边缘。这就像我们的政府,规定政府官员贪污10万元以下免于起诉一样,丁宁的发球,最多只是贪污了7万,或者8万,绝对没有到10万的起诉标准。

但是,场上主裁,为何非要判丁宁违规呢?而且,不止一名裁判!?多名裁判,来自于不同的国家,似乎达成了无言的默契,只要丁宁发下蹲式发球,就判罚。这究竟是为什么?

依我管见,这都源自于中国乒乓球的持续超长优秀。险恶的人性,使得人们面对一个超长优秀的个体或组织时,心里都会不自觉地升起一股无名的嫉妒和怨气,超常优秀者只要有一点点把柄,哪怕只是嫌疑而已,也会引来嫉妒群体的疯狂围啄,直至把那超常优秀者拉到与他们持平、甚至更低的水平为止。

稍稍回忆,便会发现,乒乓赛事规则的每次修改,几乎都是针对中国选手的,譬如球拍两面胶皮的颜色必须一红一黑(针对蔡振华);取消长胶(针对邓亚萍);必须无遮挡发球(针对丁松);必须上抛至少16公分发球且在球下落时击球(针对姜加良);21分制改11分制(针对中国选手后发制人的特点);小球改大球(针对中国选手前三板快攻特点);无机胶水改有机胶水(针对中国选手近台快攻特点)等等。

即便如此,中国依然经常包揽所有奖牌,于是,此次奥运的规则又改了,每个国家,每个项目最多只能报两名,这依然是针对中国。即便如此,我们依然胜利会师决赛。说实话,假如是我,费尽心机,围追堵截,结果,全都白费,你说恼火不恼火?如此恼火,总得找个出火口发泄出来吧?于是,丁宁这游走在规则边缘的下蹲式发球,便成了焦点,尽管不违规,但只要一上场,主裁便是最高权威,她说了算,只要你拿不出确凿的证据,对她的判罚,便无计可施。

她的怨气,终于发泄出去了。可是,却冤枉了丁宁这位天性活泼的小姑娘,有委屈且无助的泪水为证。

主裁,在赛场上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,在她的一亩三分地儿里,她绝对说了算,哪怕她的裁决会造成误判,甚至灾难,我们都无法更改,只能面对、接受。甚至连抗议的权力都不给,抗议的结果,是追罚。这就是现实,不公正的现实,一如不公正的人生。我们一味地谴责裁判,是没用的,最重要的是,当我们真的面对如此灾难时,究竟该如何应对,才会有最佳,或者说,最不坏的结果。

其实,现场观众的呼声,已经给出了最公正的结论,这说明,观众的心里都有一座公正的天平,是非曲直,了然于心。只是,这正义的呼声,没有唤醒扭曲的裁判,更主要的是,现场两位中国选手的表现,让我既心疼,又无奈。难道,这就是我们所谓的体育大国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的运动员?国手?

对于裁判的判罚,丁宁抗议,自然是无效的,但是,李晓霞是有权,而且也是可以抗议的,就连观众席上的观众都集体发出了正义的呐喊,更何况是同胞、队友加姐妹的李晓霞?但是,李晓霞面对裁判对丁宁频频的判罚,不但没有任何抗议,更是一脸的木然,我怀疑,那一刹那,是否还在窃喜?

当丁宁面带委屈的泪水继续投入比赛时,顺利得分的李晓霞的尖叫,证明了我的推断,那岂止是窃喜,简直就是往丁宁被践踏蹂躏的内心上,再重重地撒上一把盐!那一幕,我不得不质疑,奥运“更高、更快、更强”的理念,与“友谊第一、比赛第二”的精神,究竟哪个更正确?无可否认,“更高、更快、更强”,会催生出一个又一个的奥运冠军,但却大都失去了最最起码的同情心,以及作为人的基本良知,即使面对自己的同胞、自己的队友、自己的姐妹遭受无端委屈之时,依然是一幅木然、窃喜、甚至落井下石。

那一幕,让我想起了动物世界里的一个场景。一群狮子在围猎水牛,水牛王为了保护牛群,不顾个人安危,与群狮周旋,但终因寡不敌众,遭狮群重创,危在旦夕。一些水牛见自己的牛王被困,也冒死前来,舍身相救。那场景,着实让我感动。但是,接下来的一幕却大跌眼镜,一个觊觎牛王位置已久的公牛,趁牛王负伤之际,开始在牛王背后捅刀子了,用自己锋利的犄角,重重地顶在牛王身上。为牛群安危奋勇当先的老牛王,终于被狮群俘获了,新牛王马上就会诞生,但愿不是那位“牛奸”。

尽管“友谊第一、比赛第二”的精神在中国早已成为过往,尽管这一精神可能与“更高、更快、更强”的奥运理念相去甚远,更难以迅速催生出若干奥运冠军,但是,它却能培养一代又一代健康的体育人、体育大师。

白俄罗斯选手萨姆佐诺夫,是乒乓爱好者熟悉的选手,在世锦赛中与马林对阵,马林的一个擦边球,主裁没看到,但萨姆佐诺夫看到了。他示意裁判是擦边。但裁判不理睬,判马林丢一分。接下来,萨姆佐诺夫的举动,不但赢得了所有在场观众的心,更赢得了全世界观众的赞誉。当马林再次发球时,他直接将球按在自己的球台上,把不该自己得的一分,还给了马林。那一刻,全场掌声雷动。

这才是真正的体育健将,这才是真正的体育大师,尽管他没能拿到冠军奖杯。要知道,世锦赛、世界杯和奥运会,是乒乓三大赛事,对任何一位选手来说,都非常关键,更何况,萨姆佐诺夫面对的是中国选手,高出自己水平的选手,而非自己的同胞、自己的队友、自己的兄弟。可我们的李晓霞呢?

假如那一刹那,李晓霞能走上前去,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拥抱,或者一个简单的握手,对于无助的丁宁来说,都是最最及时的慰藉;假如李晓霞能像萨姆佐诺夫那样把自己不该得的分数主动还给丁宁,我想,即便因此而丢失了那块金牌,但在全球乒乓爱好者的心里,那块金牌就是你李晓霞的,非你莫属;假如李晓霞能在丁宁极度委屈的第四局里,主动把大比分改写成二比二,带领丁宁走出心理阴影,恢复平静心态,在二比二的基础上重新开始比赛,那么,即便因此而丢失了那块金牌,但在全国人民的心里,你,李晓霞,理所当然地就是女乒“一姐”;在全世界体育爱好者的心里,你,李晓霞,就是当之无愧的乒乓大师;假如李晓霞能在比赛结束后,首先前去安慰丁宁,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,而不是急着跑到观众席上去找你的教练,我想,那一刻,李晓霞在人们心中的位置、分量,将成为美丽的永恒;假如李晓霞能在安慰了丁宁之后,与丁宁携手,一起向全场的观众致谢,与裁判握手,然后,再一起走出赛场,那将是怎样的完美?!

然而,这所有的假如,一个都没有出现,出现的却是一声声扎心的尖叫。我不得不再次质疑那“更高、更快、更强”的奥运理念,高则高已、快则快已、强则强已,但是,基本的良知,没了,基本的同情心,没了。当这些都没了的时候,即便颈项之上套着再多的金牌,又有何用?毕竟,我们是人,不是水牛。

再说说丁宁吧。在连续被罚的情况下,若非超强心理,输掉这场比赛,已成事实。难道,除了流着委屈的泪水,继续已无任何胜算的比赛之外,就没有其他更好的结果了吗?

2004年雅典奥运会,我国选手王皓,被韩国选手柳承敏完胜,虽然在此之前、之后,王皓都曾多次战胜柳承敏,但都是一般赛事,不足以说明问题。2007年世界杯赛,二人又奇迹般地在决赛中遭遇。对于王皓来说,这可是“雪耻之战”,除了第一局稍有悬念之外,其余三局,均为完胜,尤其是第四局,当柳承敏看大势已去,便主动放弃了比赛,剩下的几个球,给观众献上了一场精彩的表演赛。心领神会的王皓,也是心有灵犀,二人配合默契,全场掌声雷动,既是为了世界杯冠军王皓,更是为了“视完美比赛高于奖牌”的柳承敏。那也是一种风采,同样是大师风范,既然输已成定局,那就让球赛尽量完美,给观众以美好的视觉盛宴。

我们的小姑娘丁宁呢?只顾着委屈了,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呢?其实,只要你心里还有委屈,对裁判还有怨气,这场球的输赢,就已成定局,既然输球已成定局,为何不擦掉委屈的泪水,露出灿烂的微笑,给现场乃至全球观众献上一场精彩的表演赛呢?最终的结果,依然是那块银牌,然个中差距,却天上人间。

话又说回来,在那样极度的委屈下,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我们还能要求她什么呢?没有罢赛,已属不易。至于颁奖仪式上,只与新加坡选手冯天薇握手,而没有和自己的队友握手,我们就不要太过要求了吧?毕竟,相比于李晓霞一声声扎心的尖叫,丁宁的拒绝握手,要文明得多哩!

赛后,中国乒乓球队官方,除了当场的质疑外,对此没有给予正面评价;乒乓女队总教练施之皓,沉默;丁宁的教练,沉默;女队教练孔令辉,谩骂式指责裁判;男队球员陈玘,激愤式指责裁判;之外,再无其他声音。

尽管那块金牌金光灿灿,但我更喜欢那块银牌,并非因为它浸满委屈的泪水……

二零一二年·八月·二日·于石市·静心书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